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俄羅斯腦控受害者集體申訴


http://www.ufotm.com/thread-15651-1-1.html

在互聯網搜索有關腦控資料過程中,發現有不少中外新聞媒體披露美、俄、英等國家研製開發監控人類大腦的腦控武器及技術的新聞報導,同時也披露了遭受腦控武器迫害的俄羅斯腦控受害者集體向政府請願,並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集體申訴。

200879日新華網報導了俄羅斯腦控受害者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一封公開信,披露了俄羅斯研製“腦控武器”的試驗,已對一些人的健康造成了危害。這些受害者以公開信的形式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求助,並作為俄羅斯腦控受害者的集體申訴。現將有關俄腦控受害者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集體申訴的新聞報導、集體申訴的漢譯文及俄羅斯聯邦議會關於禁止資訊及心理生理武器法律草案的決議等檔轉貼如下:

一、關於俄羅斯受害者以公開信的形式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
    求助的新聞報導

載於新華網 20080709日  來源:青年參考

不戰而屈人之兵 美俄被指研究‘腦控武器’

據俄羅斯《聖彼德堡時報》6月初報導,俄羅斯研製“腦控武器”的試驗對一些人的健康造成了危害,一些受害者以公開信的形式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求助。

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應該是世界上最難揣測的東西,更別提加以控制了。但如果真有能控制人思想的“腦控武器”,在軍事上的應用前景不可限量。儘管多次遭到官方否認,但有證據顯示,美國、俄羅斯等軍事強國都對“腦控武器”的研究頗為重視,能干擾人腦的電磁波武器、聲波武器及光波武器,也屬於這一範疇。      

俄羅斯受害者集體申訴

根據一些解密資料及媒體報導來看,俄羅斯在腦控武器研究方面可謂“歷史悠久”。在冷戰時期,蘇聯克格勃在研究遠端控制人的思想方面頗為積極。國家為此撥專款多達數億盧布,幾乎所有擁有超能力聲稱能“讀心”甚至“控心”的蘇聯人,都被國家安全部門網羅門下。但許多資料對具體研究成果達到何種程度,都“語焉不詳”。美國《連線》雜誌曾批露,蘇聯解體後,在俄羅斯人才紛紛被“挖角”、相當一部分軍工科研專案也被取消的情況下,有關腦控的一些頂級科學家及相關項目,卻幾乎被完整地保留下來。

由於俄軍方極力否認仍在進行類似研究,腦控武器在俄軍方近來的多次行動中都未曾一展身手,也有人認為俄羅斯可能已經停止了這種非人道武器的研究。但近日俄腦控武器受害者一封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一封公開信,又引起了人們的強烈關注。據《聖彼德堡時報》報導,信的末尾征得了大量受害者簽名,多數受害者居住在莫斯科、聖彼德堡,還有來自烏克蘭塞瓦斯波爾的。公開信中寫道:

“許多俄羅斯公民指出,軍方曾默許包含酷刑的醫學實驗,這些酷刑剝奪了許多人的健康甚至生命。這類試驗企圖在根本上監禁人民、獲取情報、操縱人們的意識和行為。無論是在私人住宅、公眾場合、工業場所,還是在公共和私人交通工具,被秘密選定的受測試者,都會受到這種“神秘武器”發出的含有化學和生物刺激的放射性影響。時間長了,會讓受測者社交孤立、免疫力下降,進而導致各種疾病,甚至死亡。

如果聽其發展,其惡果必將是摧毀俄羅斯人民。

我們希望執法機構能夠根據每個受害者的案件,進行詳細調查。我們同時要求,根據俄羅斯聯邦刑法相關條款,公開這類犯罪案件的詳情,以及對公民健康所造成的損害……”

▲信的末尾是“居住生態和社會保障莫斯科委員會及聖彼德堡人類生態武器保護協會”主席的簽名。該信引起了多家媒體的關注,但對此俄軍方予以否認。到目前為止,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沒有啟動相關調查。

本文節選的引文網址 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08-07/09/content_8514375.htm 

二、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的俄羅斯集體申訴(漢譯文)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俄羅斯集體申訴

尊敬的女士們,先生們:

居住生態和社會保障莫斯科委員會在彼德堡遭受恐怖,在這一種在俄羅斯簽署的聯邦憲法和國際公約範圍內,侵犯俄羅斯聯邦公民的權利和自由的事件,向您請願。

許多俄羅斯合法公民也指出軍隊默許的包含酷刑的醫學實驗,這些酷刑剝奪了(他們的)健康和生命,專業地監禁公民,壓制希望,獲取情報,完全操縱公民的意識和行為。這種監禁從青年就開始了。

表面上為正當的行為,理由是“科研”,為現代高新技術和遺傳學研究,保護候選人和獲得博士學位,測試一種新型的武器,摧毀俄羅斯人民。

已知的俄羅斯及其他國家的科學家聲明,雖然(武器的)能量微不足道,但受害者長期處於各種放射下,會引起社交孤立,免疫力下降,進而導致各種疾病,甚至死亡。它還導致俄國意外事故。

在公寓,在夏天的住處,在公眾場合,在工業場所,在公共和私人交通工具,受到化學和生物活性成分不受限制的放射影響,改變人的意識。因為越來越多的腐敗,已有了科學和權力機構結合的罪行。分佈在俄羅斯領土上一直沒有解決的武器裝備,已成功地應用於隱形機構(包括精神病醫生,製藥,醫生)獲取全球利益的犯罪行為:欺騙,搶劫,入室盜竊。

這種武器是用於破壞他人的正常生活。電信系統、供電系統、供水系統和其他通信也有人參與該組織血腥的犯罪。我們認為迫切需要國家和公民對使用這種武器進行管理。

2000年已修訂的聯邦法律,第六條款“武器”,關於禁止在俄羅斯領土使用這類武器:電磁波、電磁光熱、聲波、超聲波和微波輻射。

我們的委員會已經向政府遞交了請願,指出誰來監督俄羅斯的這項修正案。他們回答說,內政部將監督。俄羅斯聯邦內務部已回答了我們後來的進一步質疑,說這種武器屬於聯邦安全局及俄羅斯聯邦。而俄羅斯聯邦內務部沒有相應的檢測各類放射的檢測技術。撇開“武器”法律修正確立的刑事案件,俄羅斯聯邦內務部沒有機會為這項修正案,在俄羅斯聯邦刑法中確立,也沒有在俄羅斯聯邦刑事審判實務中確立。

檢察官辦公室是監督機構,因此我們希望執法機構能夠根據每個受害者的案件,進行詳細調查。我們同時要求,根據俄羅斯聯邦刑法第111條和第112條,公開犯罪案件的症狀和對公民健康的損害。現有情況和既有事實,對我們的國家和其人口導致不可逆轉的後果。

您們真誠的,
居住生態和社會保障莫斯科委員會及聖彼德堡人類生態武器保護協會主席(簽名如下):

Chairman of Moscow Committee: Mrs. Alla Petuhova
palla@mail.ru moscowmoscomeco@mail.ru
Members of Moscow Committee:  Mrs. Tatjana Domozhirova,
Mr.Vladimir Worontsow, Mrs. Olga Krylova, Mrs.Tamara Tretjakova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S-Petersburg:  Mrs. Anna Levina
Members of Society of S-Petersburg:  Mrs. Galina Katserikova,
Mrs. Irina Druzhinina

俄羅斯的受害者簽名(略)

引文的英文地址:http://soleilmavis.spaces.live.com/blog/cns!9B6CD1D7F6F8F411!1919.entry


三、俄羅斯聯邦議會國家杜馬安全委員會關於禁止資訊及心
    理生理武器法律草案的決議

俄羅斯聯邦議會  國家杜馬安全委員會決議

關於對聯邦法律On weapon第六條增加修正案的聯邦法律草案的決議

這個法律草案建議對聯邦法律On weapon第六條增加修正案以禁止這些武器或設備在俄羅斯聯邦的公民及軍隊中的流通:其攻擊作用基於電磁輻射,超聲和次聲波。

當代科技的成就使資訊及心理生理技術的發展成為可能。基於這些技術,出現了秘密遠端影響個體或某個群體的心理和生理的方法和手段。

存在著許多可靠的方法來改變人的思維能力,操縱人的行為,干擾合理反應,或人為製造出依賴症狀。

聽覺-視覺影響是通過聽覺或視覺通路實現的:微弱的低於域限的刺激是無法有意識知覺到的,但它們卻能夠被導入深層潛意識,並且在當事人無法察覺到其存在的情況下,將他的思想和行為引向事先確定的方向。

20000Hertz以上的超聲波是人無法知覺到的,其熱效應和機械效應通過對人神經系統的作用,可導致頭痛、困倦、視力下降、呼吸困難,甚至行為失控或失去意識。

低強度(120分貝左右)的次聲波(低於16Hz)能引起噁心、耳鳴、視力下降,以及泛化的恐懼。中等強度(低於130分貝)破壞消化系統和大腦,引起癱瘓甚至失明。高於130分貝的次聲波可以止息個體的心臟活動。

微波輻射導致對現實的錯誤知覺、疲勞、困倦、頭痛,可損害心臟、大腦、中樞神經系統。電話線、供熱和污水管道、電視、火險警報,可被用做傳導天線。

實際上世界各國都優先考慮秘密影響人類心理的項目,並將其看作21世紀最重要的技術。發達國家將在地區衝突中優先考慮使用非致命武器寫入他們的軍事學說,這將在贏得勝利的同時不僅使自己的士兵傷亡減至最小,而且也使敵方的人員損失是最少的。

美國在北約框架中發起了一個特殊的小組,以致力於研究具有非致命效果的武器的未來使用,並且協調在英國、法國、德國和丹麥所進行的這個領域的工作。德國法蘭克福的Institute of Chemical Technologies所製造的發生器,是計畫用於群體混亂中的大量人群。法國最新研製的設備的輻射,不僅能夠穿透混凝土和鋼板,而且能夠很快摧毀它們。根據媒體的資訊,英國1995年在北愛爾蘭進行了用於驅散人群的非致命武器的實戰測試。還有事實表明,1999年在南斯拉夫,電磁武器曾被使用來對付普通公民。

製造進攻性的次聲波設備,被宣佈在美國的非致命武器研究中佔有優先地位。根據武器專家評價,美國軍方能夠使用無人非致命微波發射設備,將載有登陸部隊的敵方艦艇阻止在離海岸線數百米以外。

根據the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Instituteof World Problems (SIPRI)的估計,在未來兩年美國用於發展和購買非致命武器的開支,將超過10億美元。

現在的聯邦法律On Weapons僅僅禁止在俄羅斯聯邦的公民和軍隊中擴散使用這種基於放射性和生物因素的進攻性武器。這個法律沒有考慮到資訊及心理生理技術的發展,其使用將可暗中影響人的心理和生理。這使得俄羅斯議會可引入相應的對聯邦法律On Weapons的修正案。這個修正案不會影響現有法律的結構,並完全符合其一般目的---保護生命和公民健康,確保公共安全。

基於此,我們建議由Krasnojarsk地區議會提出關於對聯邦法律On weapon第六條增加修正案的聯邦法律草案提交一讀。

委員會主席:A. I. Gurov


■透過俄羅斯受害者集體申訴的媒體新聞報導和俄羅斯聯邦議會關於禁止資訊及心理生理武器法律草案的決議的字裡行間,無不透露出了一種神秘的能監控人的大腦(思想、思維)的武器,這就是腦控武器。從現有的資料看,神秘的腦控武器,包括電磁波武器、聲波武器、光波武器,確實都是高科技現代化的尖端秘密武器技術,現已研製並使用。儘管各國官方嚴加保密,但只要是事實,就沒有不透風的牆。

從各國新聞媒體一些蛛絲馬跡的報導資料,無不證實這種秘密腦控武器是客觀真實存在的。毋庸諱言,隨著人類文明社會的發展和時間的推移,這種終極秘密腦控武器技術的內幕及真像,遲早是要曝光並公之於眾的。儘管目前大多數人尚不知曉,但人們毋須懷疑這種秘密腦控武器的先進性和真實性。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美俄等國家政府採取秘密手段使用腦控武器,對不知情的人民的大腦進行腦控試驗。

記者寫道:「俄羅斯軍方曾默許包含酷刑的醫學實驗,這些酷刑剝奪了許多人的健康甚至生命。這類試驗企圖在根本上監禁人民、獲取情報、操縱人們的意識和行為」。「無論是在私人住宅、公眾場合、工業場所,還是在公共和私人交通工具,被秘密選定的受測試者,都會受到這種『神秘武器』發出的含有化學和生物刺激的放射性影響。時間長了,會讓受測者社交孤立、免疫力下降,進而導致各種疾病,甚至死亡」。

所以,被腦控的受害者遭受到的涉及身心健康的迫害,自然引起腦控受害者的強烈反對。因此,有俄羅斯腦控受害者集體申訴的事情發生,也就不足為奇。儘管俄官方或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未對此啟動調查,但作為同是地球上人類的一員的我們,獲知此事件,我們就有理由對此予以充分的理解和關注,並堅決譴責和反對這種非人道的腦控犯罪!



4 則留言:

  1. 不管如何 今年定要脫離腦控擺佈 不管結果如何 將 以最殘酷手段報復殺人後自殺

    回覆刪除
  2. 被腦控要怎麼脫離開 為什麼台灣政府完全不敢接受這件事上 他們說法力無法解決問題 現在的腦控強大到 全台灣的人看見我都會害怕 難道我們被腦控只有等死了份

    回覆刪除
  3. 唔洗咁灰,班癲西乞衣一定比天收,一定捉梗,好快,天有眼呀。。。✌✌✌������

    回覆刪除
  4. 2018年5月5日 午夜12點 心理武器不存在非法攻擊使用 謊言 依舊!!!!!!

    回覆刪除